陶粒隔墙板解决方案

当前位置: 首页 > 解决方案 > 陶粒隔墙板解决方案 >

轻质、高强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表面气孔 问题的试验研究



2.1 泌水对陶粒内隔墙板表面气孔的影响图1为表2中1# ~3# 配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的表面气孔分布图。图2为表2中1# ~3# 配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成型后的图片。
由图1中可看出,在1# ~3#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的表面气孔分布图中,1# 配 比 试 件 的≥5mm气孔数量最多,2# 配比试件次之,而三号配比试件相对最少,同 时1#、2#、3#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表面气孔的加权统计结果也同样的如此。
由图2中可以看出,1#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表面外观质量最差,表面的气孔孔径大、数量多,且孔深也最深,部分气孔还相互连接在一起。而2# 试件表面的气孔虽然孔径同样较大,且数量较多,但气孔相对独立,孔深也相对较浅。3#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表面的气孔孔径相对较小,孔深也相对较浅,表面的小孔径气孔数量也相对较多。
由表2可知,三组配比组分中,1# 配比组分的陶粒掺量最大、3# 配比组分次之、2# 配比组分的最少,而细集料河砂的掺量则相反。由表3中可知,而除了1#、2# 配比拌合物组分外,其他配比拌合物均未出现泌水现象,而1#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拌合物的泌水现象比2# 配比组分严重。所以陶粒混凝土拌合物泌水对轻质、高强内隔墙板的表观质量有着重大的影响,泌水量越严重则表面的大孔径气孔数量越多,表面气孔数的加权结果也越高,表观质量也相应的越差。
2.2 粉煤灰及骨料的掺量对陶粒内隔墙板表面气孔的影响图3为表2中3# ~5# 配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的表面 气 孔 分 布 图。图4为 表2中3# ~5# 配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成型后的图片。
由图3中可看出,在3# ~5#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的表面气孔分布图中,3# 配比试件的≥5mm气孔数 量 最 多,4#、5# 配 比 试 件≥5 mm气孔数量相同;而1~3mm 孔径、3~5mm 孔径气孔数量 则 是 按3#、4#、5# 顺 序 依 次 的 递 减,同 时 3组配比的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表面气孔的加权统计结果也同样的如此。
由图4中可以看出,在3# ~5# 三组配组分中,3# 配比组分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试件表面气孔的孔径最相对最大、数量最多。而4#、5# 试件表面的气孔的数量则相对要少的多,表面相对平滑很多。
由表2可知,在3# ~5# 三组配组分中,3# 配比组分的陶粒掺量最大、4# 配比组分次之、5# 配比组分的最少,而细集料河砂的掺量则为3# 最少、5# 次之、4# 最多。同时三种配比组分中,3#、4# 配比的粉煤灰掺量相同,而5# 配比的粉煤灰掺量最多。所以粉煤灰及骨料的掺量对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表面气孔的数量和分布有重要的影响,粗骨料—陶粒掺量越多、细骨料—河砂掺量越少,则陶粒混凝土内隔墙板的表观质量也相应的越差;而粉煤灰掺量的提高则有助于改善内隔墙板的表观质量。
2.3 机理分析混凝土的泌水是由于在重力作用下,混凝土中骨料和水泥等固相颗比重大,产生沉降,而水分比重小,从而产生压力,导致水分上升,结果造成混凝土泌水的发生[5,6]。陶粒混凝土的泌水原因同样的如此,只是在轻质、高强陶粒内隔墙板的陶粒混凝土拌合物中,因所使用的一般是容重较低的400~600级陶粒,所以泌水的时候,不但水分会上升,同时部分轻质陶粒也会上升;而在使用立模成型工艺成型试件后,因陶粒板试件厚度较窄,水分上升的同时,也会部分的汇聚到陶粒板和模板间的界面上。在泌水的过程中,水分的上升会在陶粒板内部、特别是在陶粒板与模板的界面上形成连续的通道,但部分的水分在上升过程中,通道很容易被轻质粗骨料陶粒所阻挡,从而聚集在骨料下,形成水囊,陶粒混凝土硬化后,从而在陶粒板试件的表面上形成大量的孔洞[7]。泌水量越多,相应的形成的水囊、孔洞就会越大,所以相应的在陶粒板表面所产生的大孔数量也就会越多。
轻集料—陶粒的掺量越少,则细集料的掺量就相对的增多,相应的拌合物的密实性会越好,所以陶粒板表面的质量会越好。而粉煤灰因“滚珠效应”,能改善陶粒混凝土拌合物的和易性、增加拌合物的粘度,所以粉煤会掺量的提高,有助于降低拌合物的分层倾向,改善陶粒板的表观质量[8]。